何仲柯

  我的雙親都在廈門大學念法律,聽了 宋尚節 博士傳天國的福音,都信了耶穌。我生於一九三九年,正是「蘆溝橋事變」後,所以小時候常逃難。那段日子,我們住在與政府有關的村屋,常聽說有鬧鬼的事。有一個地方,我們第一晚搬進去,爸、媽和哥哥三人都夢見鬼魂。後來全家禱告,奉耶穌的名趕鬼,就平安無事。

  遠走他鄉

  我在鼓浪嶼一間教會學校念小學。約九歲信耶穌,雖然對信仰內容不大清楚,已感到心中有平安喜樂。記得那天放學回家時步履特別輕快。

  我十歲跟家人逃難去香港。初到異鄉,語言不通,我們參加一間講福建話的教會。那時,家境很困難,媽每晚堅持帶領全家讀經,禱告,唱讚美詩。上帝成為我們家的力量和支柱。我們就靠著他一步一步前行。

  我在民生書院讀初中一、二年級。那位女校長很仁慈,早會常講聖經,我得到很大鼓舞。覺得做人應當奮發,用功讀書,故常及早備課,把握時間讀書。我只有第一學期要交學費,以後全拿獎學金,對人生有清楚的方向。

  十二歲,我決定每天禱告、讀聖經,將前途仰賴上帝。當時信心很單純,對真理認識不深,卻立志依照聖經的教訓來過活,心裡平靜喜樂。

  艱苦歲月

  初中三那年,我考進著名的男拔萃書院。由於父母來港後,無法再執業律師,只好做文員,家境一直不好。爸到了四十歲左右,信心軟弱,有時會去賭馬,但逢賭必輸,家中的經濟就更顯拮据。後來媽在九龍城開了一間小雜貨店,每天清早,哥踩著一輛破舊腳踏車送面飽和牛奶。我們的店在九龍城寨外。當時的九龍城寨是個三不管的地方。居民私下蓋建木屋,市容雜亂。那裡不少人當街當巷吸毒。有一次,一個癮君子搶走我們一條肥皂,我不甘心,穿著拖鞋追他至木屋區,大喊:「有人搶東西。」……可沒有人理會。

  我十五歲開始明白什麼是「罪」。「罪」是我們沒達到上帝的標準。例如我發脾氣,這是罪。我也漸漸瞭解到自己的有限,再一次立志跟隨主耶穌。此後,很認真地讀聖經。

  十六歲,爸媽想申請移民美國。他們英文不大好,表格都由我填寫,他們的自傳也由我翻譯成英文。我亦希望去美國,有更多發展空間和進修機會。怎料批准後,爸考慮我們家七個孩子,負擔太大,沒信心去,就擱下了。

  當時,我剛會考完畢,成績優異,卻苦無錢升學。看著好友一個個負笈美國,心裡很不是滋味。當時,有宣教土幫助我拿到獎學金,但是要籌足路費也不容易。哥到美國升學,已借下一筆錢。有一次,我到碼頭送朋友出國,站在我背後的宣教士問:「你也想去美國讀書嗎?」我說:「不。我去香港大學。」其實心裡有苦自己知,我哪來的學費呢?

  媽為了供我念大學,向一間大工廠的老闆借錢,邀請他來我們家小坐。當年我十七歲,身高五尺七,體重 一百磅 ,穿著寬鬆的衣服,形銷骨立。他對我媽說:「他這樣瘦弱,怎能念醫科呢?」我聽後心裡難過,對上帝說,我不要借這個人的錢,求天父親自供給。上帝垂聽禱告,我獲得第一屆葛量洪獎學金,如願進入香港大學醫學院。

  信心矛盾

  回想念預科(大學先修班一兩年,生物老師是福建人,和我同鄉,卻因我是基督徒,上課時常拿我來開玩笑:用恐龍和地球年齡等問題嘲笑我信聖經、信上帝六日創造天地。他是老師,我是學生,我懂的不及他多,又幼受庭訓要尊師重道,哪能反駁?只有捱打份兒。)

  及至進了大學,念進化論,說地球有廿九億年(今天說有四十五億年,最近有進化論學者更推至五十二億年一,與聖經所說的六千年相差其遠,叫我更惶惑了。進化論的基本觀念是:萬物都是偶然碰出來的,沒有創造者。有一本書叫:「The Blind Watch Maker」,就是說這世界是胡亂湊成的。因此接受進化論,相信世界萬物是由盲目碰撞出來的,就等於不信上帝創造天地萬物;信上帝創造天地萬物,就不可能信盲目進化。我因為自小信耶穌,親身體驗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他引領我們一家,向我們顯為真實,他帶領我的人生,我知道他是真的。但是,老師和書本卻又把進化論說得那麼有根有據,好像我非接受不可。當時,只覺得科學與信仰很矛盾,彼此不能調和。

  夢想成真

  畢業後,我在伊利莎白醫院做醫生兩年。蘇誹雲從美國回港與我訂婚。這時,美國移民局翻查舊檔案,讓一些難民移居美國,我們是其中一家。我對爸說,到了美國,我可以負責兄弟姊妹的生活,爸就答應了。當時我廿五歲,很有自信,帶著爸媽和兩個弟弟,按著妹妹寫給我的地址,在地圖上看清楚去哪個地方,計劃周詳就上路。移民美國後,一九六四年在西雅圖Doctors Hospital實習,一九六五年成為美國註冊醫生,達成小時夢想。一九六六年接誹雲來西雅圖結婚。當時我受雇於一間華人醫生的醫務所。長子出生那年(一九六八年),我被徵入伍,參加越戰。一九七0年卅一歲回美,定居西雅圖。

  信心實踐

  我們診所的一位護士是基督徒。有一天她問我:「你為什麼跟不信耶穌的人合股?」我想我起初是僱員,沒選擇,但越戰回來,翌年變成合股人,可以自己做決定。想到聖經教訓「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就決定拆伙,憑信心創業。當時,我已是三個孩子的爸爸,小女兒才一歲多,我不是美國土生土長,也不是在美國念醫,出來行醫不容易,有些醫生朋友也不看好。但是天父讓我讀到聖經詩篇十六篇6節:「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我就信靠上帝,勇往直前。果然,上帝帶領我租到很好的診所,地點好,租金便宜(只收市價十分之一)。病人逐漸多起來。我關心病人,他們都喜歡聽到我的笑聲。其實,笑容滿面,對自己也很好。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當然,最要緊是上帝賜福。

  四個孩子逐漸成長,我與誹雲決定要多留時間給孩子。於是一星期只診症四天,不開夜診,晚上回家同聚天倫,星期四陪孩子,星期六服侍上帝、活動,星期日敬拜上帝。這樣,收入當然減少。但是我們深信只要堅守聖經的原則,必蒙上帝賜福,不會吃虧。果然,上帝施恩,超過我們所想所求。孩子們在基督裡成長,和我們感情很好,而且品學兼優,個個成材。

  尋求真相

  大兒子讀高中時,我們夫婦任中學生團契導師。有一次團契舉行辯論會,討論進化論與創造論。為協助他們找資料,我們借了一套「Footprints in Stone」,講到在德州找到人和恐龍的足印在一起。後來參加「聖經科學協會」(Bible Science Association)的聚會,眼界大開,知道不少基督徒科學家潛心研究這個課題。這時我恍然大悟,原來進化論是沒證據的。回想過去在大學時糊里糊塗,就立下決心研究進化論與創造論。

  過去,我因為聽到進化論者和書本上說得言之鑿鑿,煞有介事,滿以為進化論是實驗科學,誰知研究之下,發覺原來不是。實驗科學能不斷重複驗證,例如兩份氫一份氧是水,那是可以重複的事,然而進化論說從單細胞至今三十五億年,猴子進化成人四百萬年,有誰那麼長壽可以看著猴子進化成人呢?這是不可能的。何況猴子變成人的時間,在進化論的時間表上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時間。如此說,進化論沒辦法重演。

  聖經上說,上帝造萬物「各從其類」;進化論說,一切都是逐漸進化而來。進化論說,北京猿人是從一個類似猿猴的生物進化而來。根據「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這樣北京猿人就應比猿猴更能「適者生存」了,可是現在地球上沒有北京猿人,卻有猴子。所以這說法與事實矛盾。按進化論的說法,過渡生物肯定比進化之前的生物更適應生存,但是,我們看見的倒是進化之前的生物,不是進化過渡的生物。這是什麼緣故?再者,照他們的說法,那麼生物界應有很多進化了一半的生物,但是我們從來沒看見過。

  我們看到的是,類與類之間有很大鴻溝。「類」字在聖經原文是「界限」、「範圍」之意。這就是我們現在所看見的:生物有清楚的界限、範圍,互不跨越。現實完全支持聖經,與進化論相反。即使在化石記錄中,也找不到所謂「進化」了一半的生物。魚始終是魚。博物館說是三億年前的魚,與今天的魚都是魚的模樣。二億五千萬年前的蝦,與現在的蝦形貌一樣。活化石几千億萬年都沒改變。何來進化?

  我在哈佛大學對學生演講時,有位之前是北京大學的醫生,來哈佛大學讀分子生物學。他告訴我,曾找到一些包在琥珀裡的蟑螂,是真正生物,保存得很好。把它解剮,發現與現在的蟑螂沒有兩樣;將它的遺傳基因分析,前後也一樣。如照進化論計算,這是三億年前的生物,為其麼與現在的一樣?難道它三億年也沒進化?其實,蟑螂就是蟑螂,各從其類,是很明顯的!

  身為醫生,我對另一個聖經原則也很感興趣。創世記一章25節說:「上帝看著是好的。」第31節說:「上帝看著一切所造的都其好。」可見萬物受造時是理想的、完美的。之後變得不好,是因為人犯罪,自己要做神,要自定好壞。所謂「知道善惡」,就是判斷(創世記三5)。試想,被造的怎能與創造者脫離關係?一朵花在陽光下開得很燦爛,可是把它剪下來,與生命的源頭脫離關係,陽光就叫它死得更快。

  自然界的律不是由人們來判斷好壞的,例如地心吸力有它的功用,如果沒有,我們無法腳踏實地。即使我不信有地心吸力,它仍存在,這是事實。如果我們硬要自定好壞,不理地心吸力,從十層樓跳下去,必然粉身碎骨。人因為自作主張,不要造物主,死亡和敗壞就來了世界!

  基因突變

  聖經上記,萬物受造時是好的,現在卻是愈來愈差。我是醫生,很瞭解這情況。醫學上所謂「遺傳基因突變」,是近代生物學研究的尖端。生物的表現,好像有個類似電腦程序的原則控制著,這就是遺傳基因(DNA),各個生物的資訊都存在其中,透過它表達出來,就是不同的生命。

  現在很多人做遺傳基因工程,但改來改去,都是那種生物。改得最出名的是大腸桿菌。我從一些照片看見一束混亂的像是「頭髮」的東西,另一點有條小白尾絢出來,將人類製造的胰島素遺傳基因一點黏上去,像加上電腦晶片,大腸桿菌就機械地繼續產生些人類胰島素出來;但對它一點也沒用,它沒變成人,仍是大腸桿菌。

  何謂「遺傳基因突變」?就是細胞在繁殖時的突變。遺傳基因是雙螺旋體,像一道樓梯兩邊有接點,每個接點有四種核酸可選擇,有很多組合性。細胞繁殖時,那雙螺旋體要兩邊拆開,複製另一邊,在複製過程中出錯,就稱「遺傳基因突變」。任何一個科學館都告訴我們,遺傳基因突變是個錯誤。可是進化論者說是進化!

  我手上所有的相片,包括台中、北京、芝加哥、華盛頓和倫敦的科學館,遠至新西蘭奧克蘭的國家科學館,都告訴我們,進化最基本的根據是遺傳基因的突變,他們相信變一變,那新的生物就產生一個新的本能,比較適合生存,說是進化了。還說,突變多了,其至可變成另一種生物。

  然而,聖經說,起初上帝創造天地是理想的,所造的都是正版;現在毒藥、輻射線等使遺傳基因起突變。其實,只要變一變,那生物即使不死,生存力也會減弱。我對遺傳學的研究不及內子、大女兒和小女兒多。我的研究只根據作為醫生的觀察。我首先想到的是,所有癌症都是因遺傳基因突變而產生。誰聽過癌病人會長命一點,活得好一點?其次是婦女懷孕,所有畸形胎都是遺傳基因突變的結果。假如卵子在母體時受輻射性影響,生出來就是畸形胎。還有其他因素都會導致,例如毒藥或病毒等,德國麻疹是一例;所以現在產婦要檢驗曾否患德國麻疹,如沒有就要注射預防針。嬰兒出生,尤其女嬰,一歲左右就要注射德國麻疹預防疫苗,使體內有抗素。最怕婦女懷孕早期染上德國麻疹,影響胎兒發育,更嚴重的是卵子受了影響,會變畸形胎,或有遺傳病,例如唐氏綜合症、貓叫症等。這些都是由於遺傳基因出了問題。我看到遺傳基因突變的結果,沒一個是好的。

  上帝啟示

  有兩節聖經對我特別有衝擊。一是約伯記廿六章7節:「上帝將北極鋪在空中,將大地懸在虛空。」約伯記是聖經最古老的書卷之一,試想,三千五百年前就說地球是浮在太空。古代的科學家、哲學家哪有這觀念?聖經如此說,很清楚是上帝默示寫成的。人類瞭解地球是圓的,不過是五百年的事。然而,聖經早已說明。

  二是使徒行傳十七章26節,保羅說:「他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准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和合本」細字註:「本,有古卷作血脈。」我去研究希臘文,原來「血脈」是Haema,醫藥上很常用的字,即「血」之意。聖經說人類同一祖宗,其中一個證據是,人的血是一樣的。任何種族的人,都只有ABABO四型。有一次,與一位血科專家交談,他聽我提到這節聖經,低頭沉思了五分鐘,跟著拍腿驚歎:「呀,果真如此!」結果他信了耶穌!

  沒有衝突

  聖經既由創造主默示寫成,物理定律又由創造主所創造,那麼科學與聖經定然不會矛盾。雖然我們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但那是因為人類知識所限。記得中學時,有人笑我信聖經,信耶穌是童貞女馬利亞所生,不合科學。但到了我們現在的時代,我們發覺,原來童貞女也有辦法懷孕。

  現我全時間傳福音已十五年,我常與研究生物科學的人談及上帝創造天地萬物。我看到很多有學問的人可以心平氣和接受。一位醫生告訴我:「你講的東西,我們讀書時都看過了;但今晚你讓我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使我豁然開朗,恍然大悟!」(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引用:http://b5.ctestimony.org/2006/20060415.htm

相關文章:蘇誹雲博士教養子女心得文章 ( 蘇誹雲 博士是 何 醫師的妻子)

福音見證網介紹,丈夫何仲柯醫生(Dr William Ho)原籍福建漳州,1962畢業香港大學醫學院,曾在美行醫26年。

 妻子 何蘇誹雲 博士(Dr Esther Su)生於福建省廈門鼓浪嶼,中學後來美,求學於密西根大學生物化學係,獲得博士學位。目前夫妻兩人主要從事基督教的福音傳播工作。

 他們的長子何允信,今年38歲,10歲入大學,13歲獲數學學士,現時是一名電腦博士,從事電腦工作。據說這個兒子出生時差點窒息,幸虧當醫生的父親在旁邊搶救才活下來。 

長女何允愛,現年35歲,9歲考入華盛頓大學,19歲畢業時,擁有音樂、化學、心理學和遺傳學四個碩士學位,目前在學校當心理學家,與母親一樣,她非常喜愛小孩子。 

次女何允心,現年34歲,14歲入大學,18歲雙理學士,主修化學、生物和生化,後讀醫科,取得醫科 和生化 博士,目前在聖地亞哥行醫。

 次子何允聖,目前28歲,未婚。13歲就學華盛頓大學、18歲獲數學與計算機理學士, 後獲數學碩士、 計算機博士,目前在加拿大溫哥華三一大學教授電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ndoong 的頭像
johndoong

老鷹的故事

johndo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芳芳
  • 科學與信仰不衝突──一名醫生的心路歷程

    分類:福音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