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瑪夏鄉林芳治弟兄在水患中蒙拯救

 

悔改認罪當及時 呼求信靠蒙保守

撰文者:林芳治弟兄口述見證   2009/8/17

住在山上的居民看出山上有些變化。但他們都認為:不可能發生嚴重災難,最靠溪邊的就是學校,有學校擋在那兒,水應該不會往村莊去。因此失去警戒心。週六下午三點半多我打電話給我女兒,想知道那裏的狀況,但我手機沒電了,就去衛生所充電。

到了衛生所,發現發電機也沒電。正在談話時,突然聽見「砰!」 的一聲,眼前的學校轟然一聲倒下,才三秒鐘,學校就隨著河水漂流了一百多公尺,流速極快,學校的大鐵柱也隨著一起沖走。而我家及岳母家正在這土石流的目標中,我心立即向主呼喊:「主,保護我的家人。」等土石流衝過,我沿著小巷子爬進去, 想去救我女兒及岳母,但水深已及腰,非常不好走。過了 五十公尺 ,來到岳母家中,看到岳母,我背著小女兒,牽著大女兒,一路喊著:「主阿,救我們,救我們。」水已經相當深,路上有大大小小的石頭,腳上多處受傷,還好土石流只衝下來一次,若再來一次,我們就真的沒命了。

主是信實的,我們到達地勢較高之處。因親眼看見整個學校垮了,學校鐵門都飛起來的恐怖畫面,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到了鄉公所,地好像還在動,我的家也沒了。還有一些人要到更高的地方去, 我就又下去到家裏拿了些衣服及帳棚、鐮刀。家中的傢俱都挪移了,只有一本屬靈書報及聖經還放在桌上,我趕緊把它收起來,其他都浸了水。到了山上,我一反平常的一直作見證,因主一直催促我。喜歡和我在一起的兩位弟兄,平時愛喝酒,我曾多次勸他們不要醉酒,乃要好好愛主。我常問主,為何你給我的弟兄都是這樣的呢?我有時也很想不理這些弟兄,但我裏面的主愛他們,無法放下他們。( 其中一位弟兄因著喝了酒而被洪水沖走過世。)

還好有鐮刀可搭工寮,岳母縫帆布織帳棚。將家人安頓好後,我去找部落的長老說:「我們這個鄉的三個村中以民族村災情最嚴重,因神在審判我們; 山勢較陡的民權村沒事,而我們卻被土石流淹沒。正如所多瑪、蛾摩拉受神審判,因他們的罪惡達到天了。我們村中有些基督徒根本不像神的兒女。」之後,長老召聚村中居民,他們都是弟兄姊妹,我就向他們見證勸勉。 我說:「神真是愛我們,若這事發生在晚上,我們就都沒命了;若土石流一波接一波來,我們也不能活。神正向我們發出警告,我們知道自己是如何愛神的。」他們聽了,都睜眼看我。 我又說到以色列人為何會被擄到巴比倫。我鄭重勸誡他們要悔改,因神實在愛我們,我們都要開口向神禱告。長老說:「你的話讓我再火熱起來,喚醒我的心。」我說:「基督徒本來就當彼此相愛,神的兒女卻彼此相爭,這不是我們應有的情形。」

然而,他們的情形沒有改變。直到隔了兩天,直昇機都沒來,那晚有人死了,有人哭泣。我勸他們應全體禱告悔改,因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直昇機不敢來,但在神不難,我們若呼求神,神就會調度萬有來救我們;但我們若不悔改禱告,神也什麼都不作; 我們信到那裏,神就作事到那裏。當下就有些人哭泣悔改, 這時霧開了,直昇機也跟著飛來了,將重傷的一一送出去,眾人也一一出去了。當我們坐在直昇機上,有人對我說:「你們的村子變成湖了!」但主對我說:「應當感謝神!」 我再仔細看,我希奇主作的-附近二層樓的都泡水了,而我的家竟沒有泡在水裏。這一切都不是我曾遇過的。感謝主!


整理自那瑪夏鄉林芳治弟兄口述見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ndoong 的頭像
johndoong

老鷹的故事

johndo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