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奇異的屬靈爭戰(上)

日期:2002.04.21

講員:李健寶牧師

經文:馬太福音廿八:18-20

謄稿/承業. 校稿/開蕾. 審稿/慧蘭. 美編/珮珊

 引用自:http://tw.myblog.yahoo.com/good-mv/article?mid=111http://tw.myblog.yahoo.com/good-mv/article?mid=111

 

轉貼小記:很長的文章,請耐心看完,非常震撼。是神極大的榮耀!這樣的故事活生生地發生在台灣,故事的主角不是外國的偉大牧師,是一位台灣的老姊妹。

 

§  一位婆婆經歷肝癌不藥而癒,獻身為主行軍禱告,感動全家歸主,最後被提升天

§  一位印尼媳婦回島上與巫師鬥法,蟒蛇威脅、兒子犧牲,在靠主得勝中全島歸主

 

   以前我看了一本書叫做「末日決戰」,相信很多人都看過,不過我自己看也看不懂。但最近愈來愈看得懂,因為我發覺我們真的在末後的時代,實際進入到真正的爭戰裡面,所以這時代你要被神使用一定就是進入戰場裡面,因為日子愈來愈近。剛才在敬拜裡面我非常地感謝主,好像主讓我看見雅各往哈蘭去,走到一半太陽下山,就隨便找個石頭在那邊躺著,作了一個夢,夢見一個梯子,有神的使者上去又下來,所以他醒過來之後非常地害怕,原來這地方是神同在地方,後來就把這地稱之為伯特利(神的殿),所以天要為我們打開,你會看見那天梯,神的使者上去又下來,這是真實的!

 

◎靠主權柄行大使命

  我們教會大概有上百人次經歷了天堂一日遊回來,尤其是小朋友,真的是去了又回來,看見了真實的天堂,也經歷了地獄的可怕,這是去年所發生的事,劉牧師跟我說,不要有任何的保留,我就跟他說,經歷了一年不知要講到什麼時候,真的是非常奇妙,我們的神是獨行奇事的神,且在末後的時代,上帝要把極大的權柄賜給祂的教會、兒女,讓神的兒女不再是軟弱躲在角落黑暗地方,神的兒女要起來運用神的權柄。

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廿八:18-20

在來的路上,我在車上神給我幾處經文,看了之後覺得很奇妙,包括剛才講到的天梯(創二十八:10~22),當我來到這裡看到教會招牌寫的是「福和使命教會」,感謝主,這個教會是有使命的教會,你們要執行使命真的必需要有死的預備,沒有死的預備是無法去執行這大使命的;太二十八18~20,這是主給我們的大使命,你要去執行這使命,神必須要把真實的權柄賞賜給我們,執行這使命是要帶著權柄的,主已經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拿到祂的手中,祂叫我們去的時候就是把這權柄交在你的手裡,當我們建立神的教會,主也給教會一個極大的權柄。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馬太福音十六:18-19

耶穌對他們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墮落,像閃電一樣。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

-路加福音十:18-20

太十六:18~19,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權柄。路十:18~19,這幾處經文看見神一直在強調「權柄」,主把權柄給我們,因為神對我們有一個極大的託付,祂要我們去執行一個大使命,就是到普天下去,使萬人作主的門徒。各位知道權柄是從何而來的嗎?從「愛」來的,耶穌何時得著權柄?就是當我們還在作罪人的時候,耶穌為我們釘在十字架上,顯出神的愛來,因為這愛,主就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拿回來了,過去撒旦竊取這權柄,祂是說謊之人的父,所作的工作就是偷竊、殺害、毀壞,神給人的權柄撒旦先偷去,人就在祂的掌控底下沒有愛,所以權柄變成一種控制,很多人不願意服在權柄底下,因為人看見那權柄是一種挾制、控制,但真正的權柄是叫你得釋放的,是從愛來的,神先為我們犧牲了,掌握了真正的權柄,如今把這權柄給我們,叫我們去使萬人作主的門徒,愛人是不容易的,尤其是愛你所討厭的人,神就是要我們去愛我們討厭的人。

 

◎主因愛受死得天地權柄

   剛才劉牧師說,我們教會有一個特徵就是常常被人家罵,但人家愈罵我們,我們就愈愛他們,感謝主,現在我們跟西海岸眾教會的關係非常好,長老教會的門都為我們而開,連結的非常好,過去罵我們的現在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且一起作戰,當我們去愛他們時,主已經把權柄給我們了,我們也要開始去愛週遭的每一個人,特別是過去我們不願意去靠近的人愈要去靠近他們。過去西海岸教會最討厭的就是大甲媽祖的繞境,現在還在繞,所以等一下我還要趕回去跟著他們一起繞,過去他們繞,我們就關門,不要去聽見鞭炮聲、看見這些無知的百姓,但今年神給我們很大的改變,神叫我們去愛他們,這是一個很大的突破,我們就跟著他們去繞境,他們走我們也走,我們稱之為「作夥來祝福西海岸」,因為我們知道,只有我們的神可以祝福這些百姓,那些偶像是不能夠祝福他們的,我們走了5天,走在神轎的後面當護法,我看見那些百姓無知的在那邊跪拜,柏油路很燙還趴下去,小孩子在那邊哭,但他們為了要求平安就跪在那裡,我就在神轎後面為每一個人按手禱告,沒有人趕我,因為他們趴在那裡,要起來時就順便為他們抹油禱告,我們手上都抹油的,有些老太太起不來就扶她們起來,還跟我說謝謝,我說耶穌祝福你!「不是媽祖嗎?怎麼變成耶穌?」我們走得很高興,走8小時都不會累,我每次都還彎腰叫他們起來,因為有些人太早起來會撞到神轎,所以要提醒他們且按手在他們頭上,甚至他們要進到廟裡面,很多人被擋到外面只有我可以進去,我說主啊感謝你,只有我們可以進去,一進去就在那裡作屬靈爭戰的禱告,因為我們知道主給我們極大的權柄。以前我很怕廟的,尤其是聞到香的味道可能會昏過去,進到廟裡面陰森森的,偶像一個比一個大,是我很討厭去的地方,但是神說,進去靠近它,去愛這些百姓。主給我們很大的權柄,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突破。

                       

◎從一個弱小教會說起

    我現在開始要講見證,這是神的恩典,沒有什麼可以誇口的,只是因為日子愈來愈近了,我們的神是獨行奇事的神,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我們無法把上帝放在一個框框裡面,神是做新事、奇事,跌破許多專家眼鏡的,我到現在還在想,神你為何揀選我們?為何讓這些事情發生在我們當中?這不是好玩的,我們熬到現在到早上還在被罵,因為神說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進入末後的世代,這是一個末日的決戰,主第二次來的時候是要施行審判的,不是地獄就是天堂,沒有中間路線的。

 

   去年神讓我們經歷以下這些真實的事情。其實我們教會過去一路走來也是很辛苦的,經過許多的風風雨雨,看見整個教會不斷在轉型,我們也轉了,細胞小組、馬鞍峰,轉得暈頭轉向,只希望教會能夠復興起來,弟兄姊妹能夠起來,那時候我們也喊說:神啊,被擄的要歸回。前年我們就這樣開始宣告,因為教會走下坡,我們這樣宣告,結果弟兄姊妹一個一個被擄走,愈講人愈少,我說:「主啊,怎會這樣子?」我們教會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原住民,原住民是很單純的,最近政府在推原住民文化,豐年祭一來到,教會都沒人,跑去那邊喝酒醉醺醺的,一點見證都沒有,且喝醉的都是長老執事,我真想把他們給開除,但選上他們時,告訴他們說:「你們被選上是終身職。」

 

   我們說:「主啊,你要成就大事,被擄的會歸回。」所以我們繼續來宣告,很奇妙的,就在前年教會辦了一次培靈會,原住民很容易被聖靈充滿,只要一培靈就會通通倒下去,但走出去教會也很容易被酒所充滿,所以我說:「主啊,到底是真充滿還是假充滿?為何今天被聖靈充滿而明天又禁不起誘惑被朋友帶去喝得醉醺醺的,怎會這樣子?」後來有一位弟兄就是禮拜天培靈會時被聖靈充滿,禮拜三被酒充滿,車禍,撞到橋墩,我剛好就在附近帶小組,離事故現場只有一分鐘路程,當車禍發生時我第一個到現場,地上都是血,滿身都是酒味被送到醫院,12點多醒過來就說:「我怎麼會在這裡?」他就後悔了,我說:「你不用再說了,你講了好幾次要悔改但每次都沒有。」但那一個禮拜他在醫院真的有在悔改,為著那些酒肉朋友來禱告,他本來只是擦傷,耳朵那邊有一個裂痕,結果到了第6天突然變成腦膜炎,醫生也很緊張,後來送到台中榮總,醫生說,已經來不及了,他就變成了植物人,後來就有教會的婦女說:「我們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我們要興起代禱者,堵住教會的破口。」我說:「主啊,這些話我聽太多了。」我對他們說:「如果你們真的要禱告,我不希望是五分鐘熱度。」所以我叫他們每一個人寫立約書,要禱告是一生的事情,有十幾個人寫,然後蓋章、護貝給他們,以前禱告會是沒有人來參加的,但這次每個人都自動自發來到教會迫切為這位弟兄禱告,在禱告裡面我們看到一個異象:他從死裡復活了,感謝讚美主!但結果他死了、埋了,第三天也沒有復活,信心又掉下去了,但後來主告訴我說:「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就不能夠結出許多的子粒來。」弟兄姊妹說:「不可以讓我們的弟兄白死,我們要開始起來,我們這個人要復活起來。」所以禱告開始迫切火熱,就訓練了第一團的代禱者,聽錄音帶訓練他們禱告。

 

◎去年三月的一件奇事

  去年的3月份發生一件事情,我們教會有一位姊妹,本來今天要帶她來,但今天下午我們還有特別的任務:今天是最後一天的媽祖繞境活動,晚上8點他們就要回到大甲鎮瀾宮,我們必須要封鎖他們所有的連結點,因為他們有黑暗的權勢連結,我們跟著走,一方面是祝福這些百姓,另一方面我們使用神給我們的權柄,主說:「你們在地上綑綁誰,在天上也要綑綁,在地上釋放誰,在天上也要釋放。」所以我們要釋放西海岸的百姓,但要綑綁那背後黑暗的權勢,所以沒有帶她來,要不然就請他們分享一些見證。

 

   這位姊妹美惠,是非常害羞、內向的,到一個地步是非常自閉的,叫她到前面講話講不出一句話只是一直哭就下台一鞠躬,前年我們推五五bless的時候她也試著想要突破,雖然那時她的光景非常軟弱且 一兩 個月前還被鬼附,我去趕鬼時還有檳榔鬼在裡面很難趕的,後來她在一個工廠裡面上班,認識一位印尼新娘淑惠,禮拜天人家在加班而我們這位美惠姊妹還是來教會聚會,她跟美惠說:「禮拜天加班怎麼都不來?」就跟她說:「我去教會。」後來她就開始渴慕,美惠就簡單的把福音傳給她,也不想帶她,只是告訴她說:「我是信耶穌的,耶穌很好。」結果淑惠就非常渴慕跟她要屬靈書籍,我們這位姊妹買了很多屬靈書籍都沒有看過,都是被淑惠借去看了,由於她是印尼新娘,而她的婆婆非常不喜歡她,她的先生還在當兵,這個媳婦常常被這位老姊妹虐待,她好幾次要逃離但都忍著,等到她的先生退伍之後就遠走高飛跑到台北來了。

 

◎周婆婆肝癌得醫治

 

   這個婆婆周老姊妹在前年11月份得了肝癌沒救了,她就跑去找她在鹿港當廟住的大兒子,大兒子用乩童法術醫治她,還是劫數難逃,後來被送到台北的醫院,結果是這位印尼的媳婦天天來照顧她,她有3個兒子,她最討厭的媳婦是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天天陪著她的,就在這機會裡面淑惠跟她傳福音,她說:「妳什麼都試過了,就剩下耶穌還沒試過,好不好就試試看,耶穌可以醫治妳的病。」結果婆婆想:「說很對,就死馬當活馬醫。」就對她說:「如果妳的耶穌真的以可以醫好我,我這條命就交給祂!」過兩天就昏迷了3天,在這3天裡面神給她一個特別的經歷,她去了天堂也去了地獄!她看見拜偶像的結局就是下地獄,當她醒過來就跟媳婦說:「妳的耶穌是真的,能不能為我禱告?」禱告兩天之後就出院了,因為她的病完全得著醫治了!不可思議,這是耶穌醫好的,她就想到之前說的:如果真的可以醫好我的病,我這條命就是祂的了,我不能再為自己而活,如果沒有祂我就死了,她大概是60歲左右,一直到前年12月受洗,之後花了3個月尋求,她說:「主我到底要為你做什麼?」神在三月份就告訴她說,妳去台中,去找傳福音給妳媳婦的姊妹,她就去了。

 

◎周老姊妹領了主命,爭戰行軍

 我還記得是3月中的小組聚會,那位姊妹沒來還問她的弟兄說去了哪裡,他說有一個她以前所接觸的慕道友的婆婆來找她,這個婆婆就到她家,他們很久沒見面了,美惠姊妹見到淑惠很高興,但旁邊有一個老人家,她問:「那個老太婆是誰?」「這是我婆婆,妳不是有見過她?」美惠說:「不可能。」因為她見過一次,那時婆婆是拜偶像很虔誠的,拜到後來那個臉跟她所拜的神是一樣的,拜什麼就像什麼,她就很害怕,本身又很內向、膽小,看見那個老婆婆的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可能會信耶穌的,最好少看見她,但第二次來到她家看見婆婆時,完全改變了,像小孩子非常地喜樂,老婆婆講了一句話:「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她聽見這句話很想找個洞鑽進去,因為過去論斷她說,不可能會信耶穌的,結果她改變了且這句話從她的口中講出來,意思就是說:「我信耶穌了,耶穌改變我的生命了!」她主要來的目的是要帶著我們這位姊妹去關心她最小的女兒,因為她的女兒嫁人剛好懷孕,那個孩子頭上長瘤,台中榮總主治醫師叫她把孩子拿掉,但周老姊妹非常有信心,就帶著美惠去關心,跟她說:「妳不要傳福音給她,妳去關心她。」因此就去了,還教她先建立關係,是這位老姊妹教她的,才信主3個月,我們這位姊妹信主快要30年,一個信主才3個月竟然教我信主30年的如何去傳福音及接觸人,到了那裡發生一件奇妙的事情,後來這個孩子的瘤得著醫治,本來孩子要拿掉,後來檢查說沒有瘤了,連她的公婆也信耶穌了!

 她來到台中不僅帶她去找且關心她的女兒,第二件事情就是要帶著這位姊妹爭戰禱告,就去廟裡面行軍禱告且是晚上,牽著她的手告訴她:「穿上全副軍裝行走禱告,每到一個廟要繞7圈。」非常的有權柄,她說,她跟不上婆婆的步伐,婆婆在她前面行走,連她哪個步伐錯了都知道,也知道她在想什麼,她一面走心裏一面滴咕婆婆也都知道,她放心不下停在路邊摩托車,想說會不會被人偷走。老姊妹說:「美惠,妳為何還會擔心妳的摩托車?」「她怎麼會知道?」在走路時又說:「美惠,怎麼我左腳妳右腳?」結果一路上被罵,好不容易到了第4圈時跟上腳步好高興,休息時想,這老姊妹一定會誇獎她,結果一坐下來的第一句話就是罵她,她說:「妳知道嗎?第一圈時妳的步伐跟我不一樣,妳就被撒旦攻擊了。」他們是在廟的門口分享,我們的姊妹看見旁邊都是小鬼,她說:「旁邊都是鬼還要在這邊討論。」老姊妹說:「不要注意牠們,我們的眼目要定睛在主的身上。」

    第二天老姊妹帶著我們的姊妹到她大兒子那裡,她對姊妹說:「我只有這兩天的時間訓練妳,妳要好好的學,時候不多了。」前一天晚上11點爭戰結束回去時就告訴美惠說:「妳回去之後不要馬上睡覺,妳太貪睡了,回去之後不要馬上睡覺要繼續禱告。」她就流著淚對她說:「日子不多了,」她說:「我做完神要我做的事情就要回家了。」我記得她3月份時講過這句話,我第一個理解就是她要死了。

    第二天到鹿港,她的大兒子是廟住,他們一去到那地方時,她就說:「趕快穿上全副軍裝。」一到那裡廟是關著的,美惠就說:「婆婆啊,我們都白跑一趟,妳不會事先打電話給妳兒子嗎?」她說:「我們來不是玩,我們是要來爭戰的,趕快穿上全副軍裝,我們繞完7圈之後就自己會開門。」如果各位聽到這句話會覺得不可思議,美惠想:「真的會開嗎?」就趕快穿上全副軍裝,當時有3人,包括印尼媳婦,美惠走在中間,媳婦走在後面,婆婆走在前面,她個子小小的,但走起路來好像飛一樣的,繞到第7圈至門口時,門真的打開了,她的兒子就跑出來破口大罵說:「是誰一大早帶那麼多的阿兵哥在外面繞,繞到我裡面的東西通通掉下來了?」一看沒人,結果看到她的媽媽在面前,美惠聽到他講的話嚇了一跳,他說有很多阿兵哥就回頭看,婆婆說:「妳的信心到哪裡去了?」她說:「天使天軍與我們同在,妳為何向後看?」兒子開門後整個人楞在那裡,一看見最不喜歡的人就是他的媽媽,他討厭媽媽來到他那地方,是由於信主之後有去找過他,那次去找他時他剛好在做法事,老姊妹一到那裡,做法的乩童就停住不能動了,他想:「一定有問題。」就看見他的媽媽在裡面搞鬼,他說:「媽,妳不要在這地方。」媽媽就是不走,她說:「我也要問神明看我可以活多久,我也要問乩童看看我前面的路要怎麼走。」就死賴在那裡不走,而那乩童就是不能動,有很多信眾都在那裡等,乩童等得不耐煩就寫下好大的兩個字「耶穌」,結果那兒子一看不妙,就趕快把字擦掉告訴那些人說:「神明說,今天到此為止,你們先回去。」也因此與媽媽的關係就非常的不好,媽媽就成了他的死對頭,結果這次又看見他的媽媽,老姊妹就很有信心的進到廟裡面,美惠就整個人嚇呆,因為從未經過那麼大的廟,婆婆說:「跟我進去。」那個兒子還在門口那裡發呆還沒有醒過來,想:「怎麼沒有千軍萬馬?」

 婆婆進去之後就直接到神桌前面,而美惠還是沒有信心很害怕,整個人還在發抖,要跨過廟的門檻時,看見婆婆兩邊站了好高大的門神準備把婆婆丟出去,此時腳不聽使喚發抖進不去,婆婆就說:「美惠,妳站在那裡幹嘛,怎麼還不進來?」她說:「我無法進去。」婆婆說:「難怪,妳後面有很多的鬼抓著。」她聽見之後更害怕,正準備往後看是什麼東西時,婆婆就跟她說:「妳為何又要往後看?妳的信心到哪裡去了?妳隨便一揮都可以打到牠們。」這時她的信心一來腳就可以動了,她說,她看見婆婆好像勇士一樣穿著全副軍裝,拍著神桌,對著廟裡面最大的偶像說:「從今以後你再也不能夠轄制我的兒子!」兒子看見媽媽去摸他的東西就說:「媽,妳不要碰我的東西,妳一碰都不能用了。」媽媽說:「就是不能用!」兒子想:「這下子真的是完蛋了。」她又走到前面的香爐,手就按著香爐,兒子又說:「媽,妳不要再碰了。」她說:「我就是要碰它,奉耶穌的名從今以後任何的香再也插不下去了!」她兒子早上剛插了一枝很粗的香立時從中間斷成兩半,兒子嚇到了,他說:「媽,妳怎麼可以把它剪掉!」

 她說:「我哪裡有剪掉,我又沒有帶剪刀。」美惠看了之後從頭發呆到結束,從來沒有遇到這種事情,也很興奮,心想:「我們也有那麼大的權柄。」婆婆做完之後就對著美惠說:「走,我們回去了。」兒子說:「莫名其妙。」他也跟著出去,整個人垂頭喪氣,走到外面後。婆婆又回過頭來跟她的兒子說:「兒子,她叫美惠,(美惠聽到就想:『妳怎麼可以把我的名字告訴他。』)你要記得她。」又跟美惠講說:「這是我兒子,妳要天天為他禱告,不一定是妳把福音傳給他,但我相信有一天他會信耶穌的!」臨走之前就跟他的大兒子說:「兒子,這一次可能是媽媽最後一次來,你可能以後見不到媽媽了。」

 

◎廟祝兒子的震撼經歷

 隔了兩天這個大兒子做了一個夢,他夢見天使把他的媽媽給接走,足足夢了一個鐘頭,醒過來以後說,媽媽亂講話,說什麼最後一面再也見不到她了,以為是他媽媽說了這些話而做的夢,結果第二天又做同樣的夢一個小時,醒過來時就想說奇怪,這不是昨天的夢嗎,怎麼今天又重播呢?就覺得有點不大對勁,過了一天又做同樣的夢,連續重播3次,但這次天使講話了,祂說:「我跟你傳福音那麼多次,為何你還是執迷不悟?我要把你的媽媽帶走,你以後真的見不到她了。」這時他就覺得不妙,是真的,就在夢裡面說:「不要把我的媽媽帶走。」醒過來以後就很認真的去思考這個夢,隔天廟又要作法,結果怎麼做都做不起來,他覺得奇怪怎會這樣子?有人去燒香拜拜,神桌是原木做的,很重,信眾把祭品放在桌上時,她兒子說,神桌竟從中間斷成兩半,怎麼抬都抬不起來,他突然想到,媽媽說不能用就真的不能用了,真的有那麼大的權柄嗎?又想到媽媽還有摸香爐,就趕快點香,一插下去香就熄滅,再點一次插上去又熄滅,他說:「我媽媽所信的這位神不一樣」,雖然他是廟祝,就把鐵門拉下關門大吉,有許多信眾與委員就罵說,這廟祝怎麼不開廟?他說:「不能開。」後來他來找我但我剛好不在,他找我要問如何處理廟裡的問題,還好沒找到,要不然我也不知如何處理,他說,要把廟的所有產權通通交接出去,就是不想再當廟祝了,就突然想念他的媽媽,想說媽媽最後一次來再也見不到了,就打電話找,結果媽媽那時繞完他的廟之後,就從大甲繞大甲媽祖繞境過的廟,每一間都繞7圈繞到台南,這是神要她做的事情。後來媽媽接到他的電話,兒子的第一句話就問她說:「媽,妳還好嗎?」她的眼淚就流下來,她說:「我的兒子有救了。」後來在處理廟的事情,委員都知道所發生的事情,就說:「你離開鹿港,不要把這個秘密洩漏出去。」因為廟要重建,要有個理由,就放了一個風聲說,不良少年跑進去砸毀我們裡面的東西所以要重建,婆婆就跟他說:「你來台北到我這裡來。」就教導他很多屬靈的事情。

 

◎在最後一站台南被攻擊

 老姊妹那時從大甲開始繞廟,她禁食40天,媳婦淑惠幫她開車,真的一天睡一個小時,她說,日子不多了,不要再貪睡了,神要我做完的事情做完之後就要回家了,4月份開始去繞,一路上都跟我們保持聯絡,要我們為她禱告,走到最後一站:台南、最後一間廟時,發生一件很特別的事情。繞完7圈要走的時候剛好有一個進香團來,進香團的前頭都會有一個乩童帶路,婆婆回過頭來就說:「耶穌已經在這裡掌權了,他們進不去的!」講完就走了,結果乩童開始亂砍人,進香團的人嚇死了,二十幾個壯漢抓他都抓不住,乩童跑去追婆婆,就從後面砍到婆婆的手臂,頓時倒在地上,但她真是一位勇士,倒下去之後就轉過身來說:「全副軍裝。」她拿著劍與信德藤牌坐在地上瞪著乩童,而乩童想要繼續砍,但都砍不到她,那些進香團的人看到都說:「慘了。」他們要去扶老姊妹,結果幾個壯漢竟然扶不起來,他們說:「這個老太太神明附身。」結果都通通跪下拜她,她看到那些人都來跪拜她,真是羞辱上帝,竟把我當作神來拜,就告訴淑惠說:「趕快把我給扶起來。」媳婦在旁邊已經被嚇呆了,婆婆說:「你發什麼呆,趕快穿上全副軍裝!」淑惠說:「怎麼穿,且那麼多人?」她說:「用信心穿上去。」就馬上有信心的穿上去扶婆婆,一扶就起來了,那些人想:「她是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一下子就扶起老婆婆來了?」乩童又開始砍,砍也砍不到,這時乩童講了一句話:「妳到底是什麼意思?妳從大甲開始一直繞到這裡來,繞得我們的國亂七八糟。」撒旦國被這樣繞之後,整個裡面亂掉了,婆婆說:「我就是要讓你們的國度粉碎!」乩童就說:「好,我們也要派我們的軍團出來。」我就想到末日決戰這本書,真的有撒旦的軍團,牠說:「我要派沉睡的、神智不清的、驕傲的、紛爭的靈進入教會裡面。」婆婆還是一直很勇敢的面對他,乩童因為一直砍不到她就要砍自己,結果婆婆說:「奉耶穌的名,他也是神所造的,你不可以傷害他的身體。」鬼又砍不到乩童,生氣就離開,乩童就倒下去,眾人都來不及扶他,他們說:「這個才是真的。」全都來拜老姊妹,老姊妹就告訴他們說:「我不是你們的什麼觀世音菩薩,也不是什麼神明附身,你們不要把我當作神來拜,但我要告訴各位,我所信靠、事奉的神耶穌基督才是獨一的真神,記住,耶穌才是神!」那些人說:「耶穌是誰?能不能再告訴我們?」她說:「你們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你們所拜的是像這樣傷害自己身體的,耶穌才是你們的神。」但他們還是拜她,要離開時還一直跟在後面。

 

◎路上拾錢記

 後來回到台北,就跟神禱告說:「主啊,為什麼?我有穿全副軍裝為何還會被攻擊呢?」後來她的手整個腫起來了,給醫生看都找不出原因,後來去到海邊安靜禱告,神就感動她為她的手來禱告,結果手擠出濃來,裡面有一條蟲,還有角,是沒有見過的,很噁心,擠出來之後手就好了,神就啟示他們說:「你們在台南時,軍裝就有破洞了,你們裡頭有紛爭、埋怨、驕傲,一點點都不行。」他們到台南有很大的爭戰,手機被偷、輪胎莫名其妙沒有氣,裡面有很多的埋怨,如此軍裝就有了破洞;兩個人在海邊禱告時魂遊向外,往下看見他們的身體跪在那裡,還看見一個撒旦騎在他們的肩膀上:驕傲,看見他們的軍裝有好多的破洞,就在那時他們婆媳之間彼此饒恕,後來神就讓他們看見了一個斗篷,末日決戰裡有謙卑的斗篷,就問主說:「我的軍裝有破洞,你應該幫我補,給我斗篷做什麼?」神說:「這是謙卑的斗篷,當妳穿上去時能力更大。」就穿上了斗篷繼續爭戰,後來接到她的電話,她說:「我們現在在台北火車站,現在的行程改變了,白天一對一傳福音,晚上12點開始繞廟繞到4點,4點至5點休息,5點到6點晨更,6點至7點休息(淑惠吃早餐),7點以後又開始去傳福音。」她說:「要為我們禱告,我們撿到一個錢包,裡面有好多錢,我說這有什麼好禱告的,把這個錢包拿給警察就好了。」她說:「本來也是想去拿給警察,但要去的時候聖靈就感動他們說在那裡等,那個人會來找他的錢包,所以請為我們禱告,希望這個人趕快回來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隔天打電話來說:「感謝主,那個人晚上11點就來了。」他們從晚上8點等到11點,看到他就問他說:「你是不是在找你的錢包?」他說:「是的。」「我們等你好久了。」那個人說:「從來沒有遇到過撿到錢還要等人家來。」那人就很感動奉獻 1 萬元給他們,上帝真是奇妙,如果拿給警察1萬元可能就沒有了,神跟他們說,這 1 萬元不是拿去吃牛排而是去買聖經,因為他們傳福音的過程中車上都會放20本聖經,如果有人決志信主就會把聖經送給他們。

 

◎輪胎內的怪毛病

 後來打電話跟我們說,要到基隆,她說:「基隆的爭戰很大,請為我們禱告。」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說,也很奇妙,他們一進到基隆,兩個輪胎就沒氣了,就找了一家輪胎行去灌氣,老闆把輪胎拆下來一看發現沒有破洞,結果怎麼灌都灌不飽,這個老闆說:「我灌了那麼多年沒見過這麼邪門的事情,你們到底是做什麼的?」她說:「我們是基督徒,我們去傳福音。」他說:「基督徒是什麼?」她說:「有否聽過耶穌?」他說:「是不是教會?」「對」老姊妹也覺得奇怪,就開始為輪胎禱告,一禱告才知道原來輪胎被鬼附了,就開始為輪胎趕鬼,原來是小鬼在裡面搞鬼,之後她就說:「老闆可以了!」結果一灌就灌飽了,本來是要換新輪胎,但怎麼裝都裝不進去,老闆說:「我不要做了,你們太邪門了,去找別家吧。」所以婆婆才要為輪胎禱告,這個老闆就問她說:「妳信什麼?」她說:「我是信耶穌的。」就反問老闆:「你信什麼?」老闆說:「我現在什麼都不信了,以前我是很虔誠的佛教徒。」她問:「你為何不信呢?」老闆就說,過去非常虔誠,後來他的媽媽得肝病,就去找法師做法,做到後來愈來愈嚴重,法師只丟了一句話說,「得罪了神明,劫數難逃。」就離開了,他就很生氣,後來送到醫院時,醫生說:「怎麼不早一點送?現在沒有辦法了。」後來他的媽媽就過世了,從那時候開始,就什麼都不信了,心非常的剛硬,他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但那一天婆婆就分享她的見證,她說:「我跟你媽媽一樣,我的兒子是廟住,我也看過很多的法師,結論通通一樣。」老闆就說:「那妳為何還站在這裡?」她說:「因為我認識了耶穌,祂醫治拯救了我。」老闆說:「真的嗎?」「真的,你願不願意接受祂成為你的救主?」老闆說:「祂真的可以嗎?」「真的可以」就帶他禱告,結果在禱告的時候,這位老闆的眼淚像水龍頭一樣淚流不止,禱告完了還在流,他感覺到有一個石頭從他的身上掉下去,就問婆婆說:「為何妳剛剛為我禱告時,我的眼淚一直流?」就回答說:「這是耶穌的眼淚,耶穌知道你的情況,祂每一天流淚為你禱告。」後來老闆就決志信主了!她就送給他一本聖經;跟我分享這個見證我非常受到激勵。

 

◎海邊的自殺婦人

    她們繼續往前走,又打電話給我說:「要為我們來禱告,我們現在在海邊,婆婆在為一個準備跳海自殺的婦人傳福音,請為她來禱告,她是原住民,因為她的弟兄跑船,回來時帶了另一個女人回家,她實在受不了這打擊要準備跳海自殺。」後來婆婆陪著這位婦人回到她的家,跟她住了幾天,帶她信主且講他們的見證,一直到6月中的時候,我接到淑惠的電話,她說:「為婆婆禱告。」我說:「怎麼了?」她說:「最近好像有一點不大對勁,好像是在交代遺言。」我就突然想到她講過的一句話:「我做完神要我做的事情就要回家了!」我們都還未見過她,只有我們教會的美惠見過她們,我就說:「怎麼可以呢?」因為我們準備請她到我們教會作見證,我們有一個聯禱會都安排好了,我們都為她禱告希望她不會死,另外我有一個想法,就是要幫她辦追思禮拜,但我至少要見她一面。

 

他們在端午節前星期六晚上有一個聚集,星期四淑惠打電話給我,隔天又打電話告訴我,她說:「昨天在為婆婆禱告的時候覺得心裡面很平安。」我說:「感謝主,她不會死了。」她說:「不是,我的感動是婆婆要走了,但,是要『被提』!」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是怎麼個被提?」她問婆婆說:「禮拜六晚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老姊妹已經召聚了她所有的孩子通通到台北來, 包括她 先生的大哥、大伯母,那些人都沒有信耶穌,這件事只有她們兩人知道,婆婆說:「那天晚上妳帶敬拜。」淑惠問:「會發生什麼事?」婆婆說:「上帝自己會做事。」淑惠就把她的感動告訴婆婆說:「婆婆,妳是不是會被提?」婆婆竟然點頭,後面還補充一句話:「不用幫我辦追思禮拜!」我聽到這句話就很確定是要被提,心裡就很急著想要見到他們,問她,她們在那裏,她說:「不知道,剛搬到一個新的地方,我又是路痴,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其實是神攔阻我們不要過去,我連V8都準備好了,結果神就是沒有這樣的帶領。

 

◎在家人前榮耀被提

  星期六中午打電話來說:「都到齊了,我們晚上8點聚會,請為我們禱告。」那時我們就期待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也叫我們所有的同工都到教會的地下室迫切為他們那一天晚上的聚會來禱告,晚上9點鐘接到淑惠的電話,她哭著告訴我說:「要為我們禱告。」我問她說:「婆婆怎麼樣了?」她說:「她現在在半空中。」我嚇一跳,我說:「講清楚一點。」她說,8點鐘帶敬拜,只有她知道婆婆要離開了,其他的人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一個聚會而已,淑惠捨不得婆婆要離開,因為這些日子都跟她在一起爭戰,過去婆媳之間的關係雖然不好,但婆婆改變以後,她們的關係像姊妹花一樣,所以就去抱她,結果一抱,婆婆就倒下去了,之後躺在地上的身體就被抬起來了,我說:「抬到哪裡?」她說:「本來有把她的身體壓下去但壓不下去,就好像躺在桌子上一樣,很硬。」我說:「這怎麼禱告?是要為她禱告上去,還是……。」從來沒見過這種代禱事項,她說:「不是為婆婆禱告,我知道那是神做的,請為二哥禱告,他是流氓,在台中開泡沫紅茶店,專門找未成年的辣妹來店裡服務,他們倆夫妻下午也有來,但由於吵架,二嫂跑掉了,二哥跑去找她,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婆婆現在還在半空中,所以請為他們禱告,希望他們能夠趕快回來。」

 

◎全家悔改歸主

 感謝主,不久之後,他們就回來了,一進到這個房間裡,二哥當場就跪在地上哭,不是哭他的媽媽要走,而是認罪悔改,好像那個地方變得很聖潔了,一進去就會看見自己非常的污穢,大伯看見這姪兒就說,從來都沒見過他這樣哭的死去活來,且是認自己的罪哭。人到齊之後婆婆就下來了,下來之後,就對每一個人發預言,她最小的女兒、女婿是做生意的,常跑國外住五星級飯店,跟有頭有臉的人在一起,是很驕傲的,婆婆就告訴他在香港發生的事情,這個女婿聽了之後說:「莫名其妙,妳怎麼都會知道?」本來很驕傲的,就整個人伏在神面前,那時候全家人都圍在一起手牽著手禱告,一直到星期天的凌晨2點,她說,天使天軍下來,整個房間改變,天使吹號、跳靈舞、唱靈歌,整個房間非常的榮耀,這時婆婆又開始被提上去了,這次不是停在半空中而是一直上去,她最小的女兒懷孕8個月捨不得媽媽要走,就跳著要把媽媽拉下來但拉不下來,媽媽已經在天花板那裡了,二哥跪在地上也沒牽手一直低著頭沒有抬頭看媽媽,淑惠看到婆婆流眼淚,她說:「二哥,你趕快抬頭看媽媽,媽媽要離開了。」他就是不願意抬頭,後來是大哥牽著他弟弟的手說:「弟弟,你看媽媽,媽媽要離開了。」為什麼他不敢抬頭?因為他覺得不配去看媽媽,他覺得媽媽這麼榮耀聖潔,他說:「我不配。」後來大哥牽著他的手才一起抬頭看,當他抬頭看的時候,有一到光就從天上照下來照在婆婆的身上,就有聲音對他們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堅持到底。」婆婆被提的時候一直叮嚀他們說:「你們無論去哪裡,不要忘記要去教會為他們禱告。」因為婆婆看見撒旦一直在攻擊我們的教會,好像神要做事但撒旦知道,所以有很多的惡者要攻擊,所以一定要常常為他們禱告,他們記住了這句話,一直到現在還在為我們禱告,今天早上還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們哪裡出了問題,都是他們在通知我們的,是我們背後的代禱者,而那個光照下來的時候,婆婆就不見了,大哥與二哥倒下去,一直到端午節(6/25星期一)早上8點兩兄弟才一起起來,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快拿起鏡子來看且要照全身,他們就站在鏡子前都說:「我們怎麼那麼帥!」因為當他們起來時整個人都改變了,穿上全副軍裝非常的威嚴,各位知道他們躺了兩天到哪裡去了?神讓大哥看見天堂也看見地獄,看到那些拜偶像的結局,神帶二哥到台中,讓他看見他的泡沫紅茶店,祂說:「你看這些孩子是我要用的,你竟然蹂躪這些孩子,破壞人家的家庭。」所以他醒過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打電話回去把店關起來,叫那些孩子回家去,到現在婆婆還沒有回來,這是去年所發生的事。

    之後全家人去參加安卡羅佈道大會,在呼召時大哥與二哥全家人也走到台前,很奇妙,這個家族整個改變,當時在場的人通通改變了,大伯是國中退休的音樂老師,他對他的音樂素養非常驕傲,學生上音樂課很害怕因為他會敲人家的頭,可是當大哥二哥倒下去時,他在旁邊守望,就有一個天使到他前面拿了一張非常簡單的歌譜給他看,他竟然看不懂,隔天他跑去書房找書來看,他說這麼簡單的我卻不懂,所以他從很驕傲的裡面也被神折服跌到谷底,大伯因此也改變了,很奇妙,那時有兩個人沒有在場,一個是大伯母,一個是大嫂,他們在台中想說:「這些人在台北幹麻,怎麼都沒有回來?」後來他們請二人來台北,到火車站接她們,一上車之後這兩個人就開始一直罵到他們住的地方還繼續罵,其他的人就分開分別為他們二人來禱告,結果隔天早上二人提著臉盆與抹布跑到4樓的禱告室,一到門口兩人就跪下來擦地板,整個人也改變了,所以現在整個家族真的是完全改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ndoong 的頭像
johndoong

老鷹的故事

johndo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心愛媽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johndoong 於 2009/10/28 21:38 回覆

  • 金色黎明
  • 謝謝你的勉勵
    我會耐性等候祂
    繼續仰望 向祂祈求
  • 金色黎明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johndoong 於 2009/10/05 22:26 回覆

  • 不完美


  • 一 ...《詳全文》